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焦点要闻
四川诉源治理改革经验在全国法院交流
分享到:
  发布时间:2021-12-16 09:09:47 打印 字号: | |

12月15日,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全国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推进会。会上,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、副院长刘楠作了《持续深化诉源治理改革 着力提升社会治理能力》的经验交流,发端于四川的该项改革经验又一次在全国推广。

四川法院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“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,推动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”重要指示精神,坚持创新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,加强矛盾纠纷源头预防和前端化解,深化多元解纷“眉山经验”,2016年起探索诉源治理改革试点,取得初步成效。立足做好机制建设“体系化”、治理方式“多元化”、配套保障“规范化”三篇文章,提升战略高度、发展战术精度、拓展战场宽度,持续深化诉源治理改革,着力提升社会治理能力。今年1—11月,全省法院一审民事、行政案件万人起诉率99.39件/万人。



经验之一

强化机制建设“体系化”,在综合施治上提升诉源治理战略高度



四川法院坚持用好用足全省诉源治理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,规范基层治理路径、多元解纷范式、诉非联动机制,推动打造更加高效畅通的工作链条。


1.将诉源治理写入地方立法和党政文件,促进党政法院群众位责相适。

2016年以来,四川高院多次就诉源治理工作主动汇报,提出立法建议,主动参与调研和文件起草,推动将万人起诉变化率、矛盾纠纷增长率等指标纳入地方考核体系。按照“和解优先、非诉其次、诉讼兜底”的递进次序,构建立体化解纷体系。推动省人大常委会出台《四川省纠纷多元化解条例》,21个市州出台诉源治理规范性文件;推动省“两办”出台诉源治理指导意见,“省级统筹”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得以巩固完善。

2.在立法与政策框架下,省级责任单位协同联动。

27家省级责任单位找准着力点、突破口,推动诉源治理向重点领域多方联动治理稳步迈进。省委政法委推动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建设,指导和鼓励地方以多元化解纠纷促进会等形式开展试点,省发改、司法厅、妇联等分别在强化信用监管、知识产权、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等方面发力,建立工程建设领域联动治理省级机制,全省法院发出司法建议1000余份,呈现相关职能部门各司其职、各展其长良好局面。

3.建立健全矛盾纠纷源头信息“一张网”综合管理制度,完善分级、分类、分流化解网络。

围绕前端治理主体和有关职能部门、司法机关等研判指导主体,创新构建纵横结合的矛盾纠纷“呼叫—响应”网络。建立健全纵向覆盖市县镇村,横向辐射工农兵学商各领域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网络,促进诉源治理体系化集成运行,实现抓前端、治未病。




经验之二

强化治理方式“多元化”,在科学施治上发展诉源治理战术精度



四川法院加强综合信息平台建设,推动诉源治理向移动终端拓展,为群众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纠纷解决方式。


1.完善在线调解平台,实现各类纠纷“线上线下、同步异地、交互融合”。

规范在线调解程序、电子文书制作、在线司法确认,完善身份认证、诉调对接机制,针对超大城市和快速发展城市,做实线上法律服务,如成都“和合智解”、宜宾“宜调解”方式,特点纷呈,务实管用。今年1—11月,全省法院调解平台诉前结案159029件,其中调解成功124219件,成功率78.11%。

2.构建纠纷专业化预防化解机制,持续释放非诉解纷效能。

建立专业化审判团队,探索建立民商事群体性纠纷示范诉讼机制,将要素式、令状式文书模板嵌入办案系统,严守质量关口,确保“简程序、不减权利”。在天府中央法务区设立知识产权、金融、破产、互联网法庭和大熊猫国家公园生态法庭等专业化审判机构,实行集中管辖和专业审判,树立专业领域裁判规则,促进相应纠纷前端化解。

3.厘定分域施策,实行诉源治理城乡分治。

针对城乡地域特点,分类做好诉源治理与市域、县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结合文章,做实道交、医疗、劳动争议等一站式解纷服务,引入公证、仲裁、鉴定等司法服务机构,如成铁法院设立全国首家常驻公证机构“笑寒法官工作室”,积极培育社会力量参与矛盾纠纷源头预防化解。将诉源治理纳入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实践活动,尊重、把握差异化乡村特色,优化人民法庭布局,下沉基层司法资源,通过蒲江“五老调解”、安州“驻村法官”等激活乡贤共治。结合革命老区、民族地区发展特点,打造“石榴籽”调解工作室、“正义雪莲”等民族特色调解品牌。




经验之三

强化配套保障“规范化”,在规则施治上拓展诉源治理战场宽度



四川法院把诉源治理作为一项系统工程,在推进诉源治理中包括矛盾纠纷的源头预防、多元化解,也包括诉内源头治理,要求既应注重纠纷解决,更应兼顾规则之治。


1.构建衍生案件治理评估体系。

牢固树立“一个纠纷一个案件”理念,激发诉讼内各个流程的解纷作用。完善财产保全、快审程序适用、诉前诉中调解等过程性指标,以及案件质量等效能性指标,促进衍生案件评估体系发挥激励、引导、规范和监督管理效应。今年1—11月,全省法院案件发改率仅1%,同比下降0.18个百分点。

2.完善先行调解、诉讼辅导工作机制,提供司法确认“多维保障”。

全省208家法院完成第三方调解组织入驻,配备诉讼辅导人员430余名,集成律师调解、人民调解、商事调解、公证、仲裁等多元解纷资源作用。搭建“非诉调解+司法确认”平台,强化与公安、检察、信访、行政等对接,实行司法确认专审立案。今年1—11月,全省民商事一审案件调解、撤诉413483件,调撤率为56.23%,同比上升0.04个百分点,办结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案件24488件,同比上升38.38%,其中确认有效23996件,同比上升39.05%。

3.建立诉源治理实质化示范机制。

结合当前法治示范创建、城乡基层治理示范创建和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工作,深入开展全省法院诉源治理实质化示范创建活动。深挖总结“石榴籽”等特色调解品牌的经验做法,积极打造更多体现时代特征、更加具有示范意义的诉源治理新模式,创造出更多实践成果、制度成果、理论成果,铸强四川诉源治理品牌。


 
责任编辑:xjc